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邱醫師~ | 2nd Sep 2005, 10:28 PM | 古典音樂文章 | (1052 Reads)
記得自己第一次接觸古典音樂,是自己六歲......

記得自己第一次接觸古典音樂,是自己六歲上鋼琴課的時候。當時因為知道鄰家的孩子上鋼琴課,覺得很有趣,於是常常在家把玩著自己的玩具電子琴,媽媽見我如此興致勃勃,便替我報了名。上課的時候,鋼琴老師教我彈一些簡單的曲子,那時候幼年的我只會知道彈起來的聲音很漂亮,但是根本不知道曲子想表達的是甚麼的一回事,每天只管很機械的重覆練習著,一半是為了應付鋼琴老師,另一半是為了應付給我付學費的媽媽(學習鋼琴倒不是一件便宜的事)。學習鋼琴沒有想像中般的容易,想到要經過曼長的不斷練習,如火的熱情就立時減去一半有多,能夠彈出一手美妙的琴音,背後所要付出的努力實在不少。而自己自問當時資質實在有限,又未有了解音樂的意義,無奈之下由於技巧日漸生疏,感到意興蘭珊,於是只有暫時把它放下。

如果要說是真正接觸古典音樂,要算是中三那年,尤記得當年學校設有音樂課,分開唱歌和樂理兩個部份,唱歌的部份由於進入尷尬時期,不用多說。但樂理的部份我倒是很感興趣的,因為從簡單的幾個音符、調子,結合不同速度和節奏,就能組成精彩的樂曲,實在很奇妙。而在上課的時候,老師亦會播放一些古典樂曲的唱片給我們一眾同學欣賞。或許周圍的同學早已在閒聊,甚至坐在一旁睡著了,可是我卻很用心地聆聽著。這多半可能是因為自己曾經學過鋼琴,雖然技術平平,但是由於畢竟也會有點對樂音的觸覺,上起手來會比一般人容易些。

我接觸古典音樂的起緣是在課堂上開始的。第一首比較有印象的作品,是海頓的第九十四號交響曲「驚愕」。記得最清楚的是第二樂章的那個突如其來的齊奏,令班中不少同學也被嚇倒了,從睡夢之中驚醒過來。當然,因為那時還不知道曲子的各種格式,也鬧出不少笑話,像是神劇「彌賽亞」的那段著名樂曲「哈利路也」,最後有一個驟停,大家都以為樂曲完結,正預備下課離開,誰知還有一個結尾部份,始料不及。(按:我在有一次看到真正現場演出的時候,果真有觀眾在那時候拍掌)。在音樂課之中我聽過了不少作品的選段,這可是一個大好的機會給我初探古典樂曲,加上老師在旁的簡說,使我基本上知道很多著名的作曲家和樂曲。這不僅是為了應付考試,同時這些都對我日後了解音樂起到重要的作用。

至於第一次到唱片店買唱片,也是中三那年。我的第一張唱片是貝多芬的第五鋼琴協奏曲。說來是很可笑的,本來我想買的是相同作曲家的第五交響曲(因為那「登登登登」的開始太為人熟悉了),不過由於不懂看唱片封套,問售貨員也不清楚,最後便取走了一張我認為是很像的片子,回家一聽就知道自己買錯了(把協奏曲(Concerto)當作交響曲(Symphony),事後想回也覺得很好笑,居然盲目得如斯田地)。不過倒是錯有錯著,聽過片子,也覺得曲子不錯,第二樂章像如流水般綺麗,雖然有點兒失望,但是是另一番體會。(按:現在才知道那時自己買了該曲子的很優秀的版本,真的有點意外)

自此之後,我便有買唱片的念頭,除了補買回之前想買的「五交」之外(這次終於買對了),也買下一些其他作品,但是都是隨意選購,沒有甚麼目的和要求,或者說可能根本不知道真正需要是甚麼。其實一張 CD 在當時的價錢是很貴的,對於一個中學生來說負擔就更大,只能夠勉勉強強用自己辛苦儲下的零用錢,逐張逐張的買下。數量雖然不多,但我一定會把它認真地聽,其實那個時候是十分享受的,因為之後認識得越多,要求和考慮的東西就越多,自然就難以用純真的心境看待音樂本身。

到正式開始進入鑑賞的水平,是在讀大學的時期。以往由於經濟實在有限,也沒有空閒去認真認識音樂,因此水平一直只能以入門來形容。若論是欣賞音樂本身,大學這幾年可謂是我的一個很大的轉折點。

從大學的圖書館中,我可以有機會看到和聽到不同的書籍和唱片,使我能夠接觸到更多不同種類的作品。大學的圖書館雖然很小,但我相信蘊藏的知識是無限的,不在乎資源的多少,關鍵就是看你會不會把握。我相信我在這個環境中得到的是很多的,因為自己的確很努力。

自己的音樂知識在這幾年多半是自學得來的,很少是別人教的,當然,別人偶爾的提點也是很有裨益的,至少在你迷妄時可以作為一盞指路明燈,在你走遠了時會引導你回到正確的方向,但要走出一條理想大道,多半仍是要靠自己。欲要真正認識一門學科,必須要由它的底層學起,結果就是拿回一些最基本的書來看,認真地看,重新建立起一套較佳的概念。之後慢慢深化,透過多看、認真看、反覆看逐步加深對之的認識。說起來好像很空泛,但這個過程,有時候,只能說是一個思考和消化知識的過程,至於甚麼看書之類,只是一個很形式的舉動,兩者沒有一定關係。

在看過很多書和接觸到不同類別的演出之後,經過不斷的仔細思考,使我從當中不但體會到音樂本身的浩瀚和偉大,還使我從音樂的本身和演譯的過程中悟出很多自己認為是很受用的東西。

有人可能會問我究竟音樂是甚麼,這個問題實在是非常難答,也因經驗尚淺,不好回答。想來想去,還是比較喜歡指揮家切利比達克對音樂的解釋,雖然我仍未很深切的了解他那種深邃的音樂演繹和對他抗拒唱片的態度有所保留。他認為誰都沒有辦法解釋音樂,樂譜不是音樂,樂隊也不是在詮釋音樂,指揮棒更不會發出音樂。指揮的職責就是要建立一種樂隊秩序,並與樂師們一起創造一種環境和條件,使音樂產生出來。音樂從無到有,轉瞬即逝,這是一個活生生的一次性過程,無法重覆。指揮家不僅要讓樂隊準確無誤的把樂譜上的東西演奏出來,更重要的是要讓聽眾產生忘我的體驗,而且要讓這種體驗盡量長時間地延續。在我看來,音樂是一種表達情感和溝通的方式,透過表演者和指揮者以及聽眾之間的互動交流,設法讓那「美的和諧」通過特定的聲音震動表達出來,讓諸位都同時產生同感,在同感之中又能引發起每個接收者的內心的遐想。

音樂除了是物理的現象之外,多半都是內心迴蕩的成份居多,音樂的解釋是絕對個人的,聆聽者可以完全根據自己的狀態來把它領悟,這亦成為了音樂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在很多人的眼中,都認為欣賞古典音樂很艱深,常常聽到人們抱怨沒有足夠的時間去鑽研,而且都是來來去去的反覆演奏,有些沉悶。但在我看來,音樂的欣賞其實可以淺易得很,大家只需要投入當中,用心感受樂曲帶給你的反饋,再結合自己的生活體驗,嘗試去感受那種「共鳴」和「刺激」便行,不用受過甚麼音樂訓練和長時間的聆聽,因為感受音樂帶來的情感,在某程度上是高等生物的一種本能。貝多芬第五交響曲的那頭四個著名不過的音符,有人解讀之為命運的呼召,有人解釋為田園中的悠然動態,意思可以是南轅北轍,但是這是實在的感受。我們絕對無法意會當時作曲家的情感,對於音樂的詮釋也沒有標準答案,在音樂演奏的過程中,思想可以是無拘無束,完全是個人的空間,無法用文字或語言來表達。當然,研究音樂本身可以是一個艱深的課題,可以衍生出不同的專門學科,不止是要研究作曲家的歷史和背境,而且涉及到很多複雜的樂理知識、曲式和作法。課題雖多,但音樂本身總不能和現實的欣賞功能脫節,而種種學說,都是為了使大家更能細緻地去體會音樂的工具,其最終目的由始至終都是不變的。

學過樂器的人都知道,彈奏樂器的其中一個要求是要準確,不能不按照樂譜而胡亂彈奏,但是當到了一定水平的時候,要求會開始改變,傾向於整體的觀感重於局部絕對的精確,當然這裏並不意味著可以亂來,整體的和諧是要建築在穩健的技術上的。無可否認的是,越到了更高的層次,追求的反而不是局部更細微的地方而是整體。通常欣賞音樂可以分開三個層次,第一個就是嘗試體驗音樂的美感和氣勢,而評價的依據主要是樂師彈奏的準確性(是否按照樂譜中的指示演奏)和樂手與樂手之間的合作度,對當中的因由可以不求甚解,在欣賞的過程中亦不會細細思考,聽罷後只會說「啊!這首曲很好聽」、「樂曲彈得很整齊準確」之類的感言,但不會拿出確切的憑證和解釋,或者是人云亦云,對於一些有個人獨特風格的演繹,通常會比較容易抗拒,覺得這是不正宗的,有違常規。第二個層次就是嘗試著從音樂理論的觀點去考慮樂曲的層次和結構,從中感知道樂章中更深一層的味道,並開始研究作曲家的生平和音樂的時代和背境,嘗試摸索出作曲家的心情和意境。第二層次筆者認為是一個比較痛苦的過程,而且是對音樂的興趣的考驗。筆者遇過不少朋友欣賞了音樂多年,但是長期停留於第一層次,其實說實話這批人也是十分滿足的,不過永遠只是停留在唯心感受的那方面,難以和別人分享,亦未能達到理論研究的高度,他們不能說是很會欣賞音樂,亦不能說是真正的愛樂者。但是假若能夠更上一步,我想對於音樂的理解就會進一步深化,掌握越多的背境知識和音樂理論,就能夠更全面更有效地去思考和領會樂曲。

至於最高的層次,是要把音樂的基本理論融會貫通的運用到實際的音樂體驗上,從而結合個人的主觀感覺與作曲家、指揮者、樂團本身對該音樂的詮釋和演繹之間穿插,作出思考和批判,達到與樂音同化的體會意境。這種層次,相信是要建基在對音樂有一定的認識和有了一定的生活體驗之後,才能明白。到了這個層次,聆聽音樂就會變成充滿哲理的享受,達到一種「忘我」的地步。形而下者可以從技術的角度分析,形而上者可以由樂曲的神韻當中體會,兩者是在同時進行,而且互為影響,在美學之餘不會架空實際的技術背景,而分析技巧之餘也不會忘卻欣賞,不僅要掌握和熟練這兩種從不同觀點出發的技巧,而且能夠把兩者權衡輕重發揮得收放自如,才是欣賞音樂的最佳層次。我相信每個優秀的指揮者都應該必須掌握這個層次,才能把音樂的至高至善表達出來。

鑑賞音樂,有時必須要動動腦筋,這是一個很好的左右腦功能的鍛鍊。據科學報導顯示,人的左右腦各主管不同方面的思想活動,簡單來說左腦是負責客觀的科學分析,而右腦則負責主觀的感情和藝術方面。我認為通過欣賞音樂,可以結合兩者,發揮出最佳的表現。樂理技術方面,相信只有通過學習才能把之提升,學習的時候或許是一個比較艱辛的過程,亦是對一個人是否對音樂有真正有興趣的考驗,不過其實這都是已經經過規範化的東西,只要認真花點工夫,我相信要學會相關的技法是實在不難的。

最難的一個部份,就是要領會音樂。音樂畢竟是很實在的東西,因此欣賞音樂都要建築在實際的層面,必須有一些可行的辦法,不能夠單純的說「你聽多一點、聽長久一點就會明白」一類似懂非懂的說話。領會音樂是要在個人生活體會和閱歷之中不斷累積的,在我看來沒有捷徑可走。整天二十四小時不停地聽音樂是不會令你有所得益的,而且這只會傷害自己的聽覺。筆者認為最好地去領會音樂,是要拋開唱片和耳機,到外面世界去見識,只有這樣,日後你有機會去聆聽音樂的時候,才能夠把之跟自己已有的經驗作出交流,一個閱歷淺薄的人去欣賞音樂,只能聽到最基本的幾種感情,但是看不到更深入的東西。我認為到現場去聽音樂會是可以達到這個效果的累積的其中一個直接的方法。音樂會跟聽唱片是兩件截然不同的事情,即是是看加入了影像的媒體也是一樣。聽最好的唱片或許是可以摸擬出音樂會的聲音,但是根本沒有辦法去表達當時的氣氛和臨場的共鳴感。這兩樣東西只有在現場才能夠顯示出來,而往往就是因為這些,造出了鼓動人心的場面。不會聽音樂的人,也是比較容易受這些旁邊的「索引」或是暗示達到共鳴。以前我是很少會到音樂會去的,通常都是買唱片來聽。但是自從踏出了第一步之後,就發覺自己的經驗實在淺得很,以往的聆聽唱片根本去不了聽現場演出的層次。因此,我會常常上現場聽音樂,而且每次從中都會得到新的啟發,即使是以往從唱片中聽過無數次的音樂也是如此。

此外,就是要多看書,看不同類別的書籍,而我會首選歷史和哲學。我不去挑選文學或者是其他藝術方面的書籍的原因,是這些書籍和資訊本來就已經是很主觀的了,越往後發揮,就會遠離實際的環境越遠,去到天馬行空,根本是不切實際。況且要學會欣賞文學作品和其他藝術,也需要經歷豐富閱歷的過程,兩者實在太相似,不能互相依靠。唯有歷史和哲學,是客觀的理論,本身是中性的,才能給讀者一個分析和思考的空間,在歷史和洪流當中,體會時代的更替和群眾的力量,從哲學的角度,了解生命、感情。這些都是幫助一個人去了解自己、明白世情的不二法門。當然,只要是經過認真的思考,不論是閱讀哪一類的書籍,也是可以達到同一的目的的。筆者自己是學習中醫的,雖然感覺上中醫跟音樂在實體上可謂風馬牛不相及,但是我認為中醫本身與音樂鑑賞的關係可以是非常密切,而這種關係絕非是一些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言論。要我去闡釋這個題目,恐怕又是一大段文字的內容。我只能很簡略的一句概括,從鑑賞音樂本身所要求的技術和思維的經驗,都能夠對自己了解中醫有極大的幫助,使我可以利用一個更全面的角度去思考中醫本身。實踐到這裏,音樂除了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學問之外,也同時能夠成為一個上好的工具,去幫助一個人去了解世界,而這些程度不只是泛泛而談的。


[1] 好!

寫得很認真和用心,佩服!

我也是樂迷,專聽古董錄音(但是要33 1/3 轉LP時期和之後的)有CD逾千,但只能聽、能「彈」(批評)而不能奏。


[引用] | 作者 chrisleung1954 | 24th Jan 2006 11:29 AM | [舉報垃圾留言]